佛教网络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查看: 4708|回复: 0

东北打工女身患癌症无钱治愿捐器官——吴丽洁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0-11-8 14:55:5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, I% \4 f# T# _, [' x: a0 J, N- e% D" l$ F& F1 f+ O# _& i. b) }+ n! y9 v# U1 |; _; X1 y6 H' k
* Z/ G9 n" I* }/ b/ N
  $ u3 X, u. L% f" b3 e, l

1015日下午,工作人员接到燕赵都市报记者郭天力的来电,要为一位身患癌症的在石家庄打工多年的女工求助,文章如下:

' H- |! V0 B' n6 f; z& j

 

3 `* e+ E8 ?; n6 _ q2 L

石家庄:东北打工女身患癌症无钱治愿捐器官

: J8 R4 b/ W" W

2010-10-15 06:51:05 燕赵都市网 www.yzdsb.com.cn

# F* \# y- a( R D% b6 \

  10月14日上午,从位于石家庄市高新区的河北医大四院东院回来,来石打工十余年的吴丽洁女士内心一片悲凉:身患晚期透明细胞癌,但是5000元的住院押金击垮了她生的希望。吴女士对记者说:“去年做手术已花光了我所有的积蓄,现在无依无靠的我已经山穷水尽了。如果有好心人帮助我,我愿意捐献出我的眼角膜,给别人带来光明,身体别的健康的器官,我也能毫无保留地捐献出来,算是我对社会的回报。”


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:clip_image002.jpg
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

 

, J5 X) Y( J, _, f

吴女士现在吃饭都很困难,只能喝葡萄糖支撑着虚弱的身体

" N# {4 o/ _3 {. w- `% I

丈夫远走高飞,吴女士孑然一身打拼石门

) r6 n/ O# a8 R* t

  10月14日下午,记者在孙村村口见到了吴丽洁女士。吴女士今年43岁,脸色蜡黄,在与记者交谈的过程中,眉头一直紧锁着,说到难处,不禁哽咽起来。

* _1 N* | j& c: }9 X; g& R: `

  吴女士是齐齐哈尔人,十几年前和丈夫一道来到石家庄打工,家中唯一的男孩让姐 姐照顾。十年前,不务正业的丈夫选择了离开她,十年来一次都不和她联系。“我嫁给他时,他家就没房子,借住在别人家。我有五个哥哥,这些年已经三个陆续去世,年龄都不大,剩下的两个哥哥也是穷得叮当响;自己的一个姐姐家境也不好。我要是回东北只能寄住在他们家,总非长久之计。在石家庄,我一直租住在孙村的民房里,已经习惯这里的生活,所以尽管在石家庄孑然一身,却一直坚持。”

5 ]5 v) |4 m8 v% z

  十几年来,吴女士不是在饭店刷盘子洗碗就是在商场做保洁,工作从不敢懈怠。虽然收入微薄,还要不断地往东北老家寄钱,供儿子念书,接济亲属,但是平时一分钱掰成两半花,还能攒下点钱。

2 u# ]0 z ]8 B5 w! w+ J

身患恶疾,花光全部积蓄

4 C5 i% F i3 ]# Q# U, K7 `

 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。去年9月,她忽然感觉胸口疼,买了点药吃了,但毫不管事。后来到260医院一检查,原来患上了肝细胞癌。好在病情还处于早期,医生认为还可以控制。

b8 a0 g, j( u. U

  吴女士提到了她在东北老家的儿子:“我在东北的儿子已经十七八岁了,不上学了。住院期间,每天陪着我,我也想让他在石家庄找个活儿干,但是他也没有什么技术,在这里也没有值得投靠的亲友,我只能是他的累赘。回老家还有他姨姨,我出院后,就让他回了齐齐哈尔老家。”

0 O* u) P) E$ B1 i4 o) y$ f

  花了几万块钱后,病情只是得到暂时控制,并未根治。此时,吴女士的积蓄已经花得所剩无几。

+ n3 u2 T; o' Y

  今年以来,吴女士的腹部的肿块越来越大,越来越硬。记者从她的腹部看到,她的腹部右侧鼓起了一个很大的疙瘩,旁边是巨大的做手术时留下的伤疤。“经常疼得汗珠直掉,却只能默默忍受。我不敢把病情对房东说,担心不能在这里租住,那自己连个住处都没有了。有邻居偶尔看到我表情挺痛苦的,好心询问我是不是病了,我唯唯诺诺,问得紧了,就说是闹肚子。”提起患病以来生活中遭遇的种种难处,吴女士不禁哽咽起来。

# u( ^/ h$ E! w' o, l9 m

  这一两个月来,她吃的东西越来越少,每天就是吃小米粥、馒头,现在觉得这些都不好下咽,就在身体虚弱得受不了的时候,喝一两支葡萄糖补充补充体力。

5 h1 }" D; M) ^3 l9 V1 @% Z6 Z& j2 V

贫病交加,打工女愿捐器官报答社会

* K" g" O7 c% B6 r2 I

  记者扶着吴女士从孙村路口走到她租住的民房,虽然只有七八分钟的路,但是她已经气喘吁吁,连说话的力气都快没了。“两条腿像是灌满了铅,每抬一步都感到特别吃力。”她居住的房间摆着几件简单的旧家具,电视不能看,小铁盆里的菜都没怎么动。她倚在床边休息了一会儿,又喝了一支葡萄糖,才稍稍有了点力气。

- @) T8 ]/ C0 f

  她说,这些年来,靠着在打工的时候结交的一些朋友,老乡偶尔来看看她,让她感觉到不少的温暖。生病后,她饮食起居都成了问题,有些朋友过来,会帮她做做饭。“现在吃饭对我来说都成了负担,吃不进去,挣扎着喝点粥,主要靠葡萄糖顶着。”

( _5 I1 n' X) d( w

  14日一早,吴女士从孙村坐了两趟公交车赶到医大四院东院做了CT,在公交车上,轻微的颠簸都让她痛苦不堪。而从大夫口中得到的答复,也与她原来的预期并无太大出入。

* B$ h% r q3 r0 Q7 k* _

  当天为吴女士做检查的医大四院内科主任江达向本报记者介绍,吴女士的病情已经是癌症晚期,如果下大力气治疗,生命可以延续,如果不能得到及时治疗,她腹部的肿块随时都有破裂的危险,一旦破裂,必将危及生命。江大夫称,因为患者曾经到处治疗,对自己的病情已经有相当的掌握,院方并未向她隐瞒病情。“我们明白告诉她,她的生命已经到了很危险的时候,两个月之内去世也属正常。”江大夫说,院方已经考虑到患者的经济状况,将最大限度地为其减免费用,尽管如此,治疗还是需要一定的费用。“如果能得到治疗,她的病情也有可能出现转机,生的希望还是有的。”

: s; J1 i G3 s$ m5 q% Y6 a

  “患者已经向医院表达过愿捐献遗体的意愿。目前来说,每年150万名等待器官移植的患者中,只有约1万人找到了器官源,获得移植。吴女士如果愿意捐献,无疑将使一部分患者获得康复的希望。”江大夫称,遗体捐献工作有较为复杂的程序,不仅需要捐献人本人的同意,还需要他(她)的直系亲属的认可。记者问吴女士,她的儿子是不是会同意她捐献器官,她毫不犹豫地说:“他肯定会同意,这个我可以绝对保证。”

4 X1 P( e* n- p: p; Z6 Y& e/ C7 i

  记者和吴女士的儿子王毅取得了联系,王毅告诉记者:“我上午还给妈妈打电话,妈妈告诉我身体还好,怎么……”记者询问他对母亲捐献器官的看法,王毅想了想说:“其实去年住院的时候,妈妈就给我提过这个念头,当时我没在意,以为她随口一说,如果妈妈心意已定,我会尊重妈妈的选择。”王毅说:“我尽快处理完手头的活儿,去石家庄多陪陪妈妈。”

% ]: T( {4 q9 L: ]( B

  “我曾经是那么热爱生活的人,我每天辛辛苦苦地干活啊干活,不知道疲倦,可是命运对我如此不公,让我得了这样的病。我多想多活一天,多看看这个世界,可是,我能吗?万一哪天我走了,就让我健康的器官留在别人的身体里吧。”记者临走时,吴女士推开简陋的房门那一刻,眼泪扑簌扑簌地滚落。她再一次询问记者:会有人帮我这个异乡人吗,让我多活一天,我爱这个城市,这里的人们。

% g! |1 Y7 {+ q

 

2 A* d; r' I( U m7 f

如果各位善心人士愿意伸出援助之手,请您按以下方式:

, r' h% p9 r7 U

 

' L8 L2 y( I/ D2 t9 K% s' E1 F1 h" d

在此先感谢各位发心菩萨、大德居士、善心人士

7 G5 z4 g4 B8 y4 X4 Z' W5 `" v7 O

 

+ D, P6 y) v4 e

您可以直接和吴女士联系:吴丽洁:13832109777

1 S" w5 ?6 Z5 N' l: k3 V, ?

您也可以通过链接:http://www.hdjy.org/bbs/dispbbs.asp?boardid=20&Id=47922

4 i7 ~2 Z4 H" V2 ?3 W# t! T# x+ x1 e1 @' U3 T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佛教网络

GMT+8, 2024-4-24 10:49 , Processed in 0.077031 second(s), 15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0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